文策新闻>娱乐>电影《为国而歌》美术创作历程(下)

电影《为国而歌》美术创作历程(下)

发表时间:2019-11-13 12:26:10

-谢勇,生产设计师

第二部分上海:

上海部分是电影中最重要的部分,也是场景复杂多样的部分。整个生产团队需要从云南转移到上海。艺术团队就像一场军队战斗,军队和军事力量仍然在前进。

上海需要拍摄的一些东西主要是车敦影视公园、吴淞口码头、胜强影视基地以及松江周边的一些外景。

上海最大的问题之一是车敦影视园,因为“为国家而歌”剧组是一个路人。许多需要处理和拍摄的场景已经被其他工作人员占用了,尤其是南京路的场景,这些场景最麻烦,也没有可供选择的场景。

负责上海对外事务的王中明先生焦虑不安。他想一天24小时在基地协调办公室协调场景和时间,因为码头场景占上海所有场景的80%左右,包括南京路、乔佛里大道、小巷和闸北区的街景。有各种各样的室内装饰、排练厅、宿舍等。岳明歌剧院。有大剧院、联华电影公司的演播室和百代公司的录音室。还有处理能力最大的战争场景和烟花——闸北区的一条街等。

许多场景与其他制作团队协调,以使时间非常紧张,所以几乎每个场景都经过精心计算,以小时为单位工作。其他拍摄地点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也很受欢迎的胜强基地的教堂,有两天的加工装修时间和一夜的拍摄时间。黄浦江的吴淞口码头总共有15天难以协调,还有3天要把货运码头改成客运码头,还有2天要拍照。由于冬季黄浦江沿岸天气寒冷,我们的艺术团队在工作和生活拍摄中遇到了巨大的挑战,尤其是演员们,他们也非常努力。冬天寒冷的夜晚,我们不得不在黄浦江边的码头拍摄雨夜场景。

如前所述,为了与云南的蓝天、白云和红土形成对比,上海的整体大气需要用冷灰色调拍摄。严格要求在阴天拍摄。幸运的是,在如此紧张的周期和场景下,演员们也很幸运。几乎每天都多云,毛毛有时会下雨,这符合大气要求。

可以说,在上海拍摄期间,制作团队的所有部门每天都在战斗,而艺术团队和制作部门是先头部队。艺术团队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计划的严谨性直接影响到整个生产团队的进程。

车敦南京路:

南京路是聂耳第一次上海之旅的主要场景,他的电车之旅,他与小猫第一街头秀的相遇,后者教唱和卖报纸歌曲,还有连接南京路的小巷秀。最重要的场景是在日本租界看到日本商品被焚烧的场景。

由于生产部和外联老师王中明的努力,切顿南京路最终协调的时间非常紧张。艺术组只有一天半的家具和两天的拍摄时间,迫使艺术组的道具设置部门通宵加班来设置场景,因为时间与道具组中使用最多一天的临时工人数有关。

聂耳首次抵达上海的气氛图片;

聂耳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日本租界里看到了烧日本货的气氛。

日本租界,日本烧日本货拍摄场地:

南京路拍摄期间,由于当时基地内拍摄人员众多,街道外部希望一条街上有2-3个拍摄团队同时拍摄,每个团队需要派出更多的临时现场工作人员来协调中间的干扰调度问题。因此,这也将推迟拍摄时间表和摄制组的拍摄计划。

王中明先生和我以及杨亮先生,抵达上海后的临时协调员,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制片人每天都跑到现场,协调演员的拍摄以及与摄影、美术等部门的场景拍摄,有时甚至是几次。

在最紧张的日子里,我们甚至通宵开会研究和调整每天的拍摄计划,讨论场景、演员、天气、周期等问题,制定每日拍摄计划、三天拍摄计划、每周拍摄计划、总周期拍摄计划等。幸运的是,我们在19号提前完成了拍摄。

虽然工作很辛苦,但生产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很努力,精力充沛。每个人都尽了最大努力去完成一项出色的工作,并且正在努力工作。

聂耳的阁楼(写志愿者住所的行军):

最初设计的场景气氛图:

照片在三楼小阁楼的前显示屏上拍摄:

聂耳在上海最后一个住处的真实照片:

聂耳离开上海前住在一个小阁楼里,他还在三月份为志愿者们创建了一个临时出租屋。根据原计划,我们将根据设计图重建车敦石库门54号二楼较大的房间。

场景恢复后,青山导演觉得室内陈设过于传统,缺乏特色。然后我们走上木楼梯,来到三楼狭小空间的小阁楼。我们发现虽然小阁楼空间狭小,但它的结构和空间关系非常适合。如果它被装饰了,那将会非常有趣。旧上海出租的房子味道很好。最重要的是,这座小木屋有两套窗户。当间谍来抓聂耳时,他从窗户逃到屋顶也很合理。最后,在咨询了摄影师和照明工程师后,他们决定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重建聂耳的住宅。

拍摄的前一天,道具基本布置好了,但钢琴没有进去,因为具有老上海特色的小洋楼楼梯很窄,不得不上到三楼,所以钢琴太重,搬不进去。最后一种方法是用起重机将钢琴吊到二楼的阳台上,如上图右上方的图片所示,然后将钢琴吊到二楼的楼梯上,用麻绳系好钢琴,沿着楼梯上的木板稍微移动到小阁楼上,拉出蚂蚁移动的样式,找到钢琴调音师来调整拍摄前的音调,然后开始拍摄。当拍摄在三天内完成时,钢琴等等

码头-劳动力场景:

在北京筹备期间举行的剧本讨论和写作会议上,导演特别向艺术团强调,在电影《为国而歌》的亮点中,码头场景就是其中之一。电影应该表明码头工人的工作场景是激励聂耳写歌的重要场景,我们应该制作特别震撼的场景和图片。

摄影导演李伟老师给出了很好的建议,主张借鉴萨尔加多摄影作品的风格,打造一个极具象征性和大规模的码头工人作品场景。

因为当我们搬到上海时,已经是冬天最冷的时候了。虽然风不是很大,但是黄浦江上早晚都非常冷。根据计划,我们争分夺秒,在紧张的加工时间和恶劣的条件下与恶劣的天气作斗争。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节省码头的工作周期,现场组根据施工图提前在仓库制作了大量预制构件。绘画的效果是预先制作背景色和基本的旧效果,然后运到吴淞口码头进行场景设置组装,完成最终的旧效果。正确设置与场景设置同时进行。

萨尔加多摄影作品-参考:

聂耳码头和风暴大气图:

聂耳从上海秘密启程前往日本码头大气图:

码头工人电影屏幕:

上海吴淞口码头的加工、换景、拍摄共15天,其中7天为场景设置和码头工人劳动展示。在3天的拍摄完成后,场景将立即切换到客运码头,拍摄聂耳秘密离开上海和乘坐游轮离开祖国。整个时期非常紧张。在各部门的密切合作下,摄像团队成功完成了拍摄任务。

上海吴淞口码头场景设置及处理前照片;

码头货物装卸跳板图:

艺术场景在停靠码头的货船的整侧设置了四组大型码头工人货梯组,坡度接近45度。每组梯子组的两侧都有近乎垂直的木梯,供码头工人爬下货场。一组梯子足够大,可以同时爬100个人。位置确定后,拍摄完成后,每组相应船舶的栏杆需要切断焊接修复。

加工和装修过程:

在设置码头场景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大型游船与码头之间的距离和碰撞频率是不同的,这是由于一天中每个时间的风力和涨潮落潮都不同。游船将与完成的木梯组碰撞,碰撞力非常大,大到足以摧毁木梯组。后来,我们试图在每组梯子的底部安装大滑轮,然后固定顶部和船体,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

闸北区被日军轰炸,聂耳被巨浪炸掉

在拍摄上海车敦的过程中,有一群街头打斗场面,场面一片废墟。是关于1月28日日军轰炸上海闸北区的。聂耳冒着敌人的炮火,向相反的方向逃离人群,寻找小猫投。日本轰炸机轰炸后,空中波涛汹涌。两军之间也有冲突和屠杀的场面。这组场景是在切登老街建造和加工的。艺术场景组在原来的建筑前和街道的低矮建筑上建造了不同程度的废墟。大部分废墟被用来爆破和燃放烟花,以营造街头打斗的氛围。

街道战遗址处理示意图;

街道和街道战斗废墟现场的照片;

拍摄巷战废墟的场景:

经过100多天的准备工作和80多天80多夜的紧张拍摄,美术组前往云南和上海。经过电影组400多人的艰苦努力,最终完成了初步拍摄任务。所有的努力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李伟老师是我们大学的摄影老师和同学,他曾经觉得“我们在创造性交流方面非常流利,合作也非常好。他知道如何拍摄美术设计的好场景,他还熟练地运用拍摄技巧和角度来避免一些场景的缺点。此外,在紧张的拍摄过程中,他经常在现场即兴表演时给出一些非常好和恰当的想法。例如,在拍摄日本军官开枪打死平民的场景时,废墟背景下临时写在墙上的红色标语“如果你想让比赛不死,就必须战斗到底”是李伟先生在现场临时想出的标语,这非常适合场景的意境。

青山主任也是我的云南同胞。在北京筹备期间,导演、摄影师、美术等。经常谈论剧本、电影图片、电影建模风格等。整夜,与许多美妙的想法和段落碰撞。经过几个月的合作,我认为青山先生是一个非常聪明、思维敏捷、极其聪明的导演,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坦率的人,工作作风干净整洁。在交流的过程中,他注重各部门的创作,不仅重视创作,而且干预各部门的创作理念,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自由。和他合作非常愉快!

美术组是影视作品的血肉。作为最先进入最大部门又最难撤退的部门,它除了华丽的外表之外,还需要有充分的内涵,一切都要靠他们一个一个地展现出来。然而,这只是剧中的一个部门。一出戏有十几个部门。出版的作品是由每个人的合作、专业精神、理解和支持组成的。

我希望观众能欣赏电影《为国之歌》,希望年轻一代能进一步了解国歌诞生的感人故事和历史背景,珍惜祖国安定团结的美好局面,为新时代而奋斗。

2019年10月,北京

谢勇

快乐赛车pk10 黑龙江11选5投注 淘宝彩票 广西快乐十分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