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策新闻>社会>当教师是我最大的幸福

当教师是我最大的幸福

发表时间:2019-12-03 10:24:09

热爱国情的[人奋斗]

从四川省南充市彭安县开车到白云母小学花了10多分钟。走进学校大门,一座崭新的教学楼和一个宽阔的操场映入眼帘。孩子们在操场上快乐地玩耍。

“多年来,国家非常重视农村教育。我们的学校环境不比城市差。”初中数学老师陈碧莹边走边说,“这是留守儿童的家。这是一个多媒体教室。这是一个图书馆。孩子们可以自由借书。如果他们感兴趣的话,还可以学钢琴和象棋……”

自1998年加入工作以来,陈碧莹已经在农村扎根21年了。她说:“我和几代孩子一起成长了21年,目睹了农村教育的巨大变化。我相信农村教育将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当陈碧莹第一次参加这项工作时,他在彭安县石公中心小学教书。陈碧莹回忆说,这是她第一次乘公共汽车从彭安县到石公镇。公共汽车颠簸不平,前进困难。它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最后来到了平坦的地面。一群孩子跑出教室,围住陈碧莹,喊着“好老师”

"那一刻,我只觉得鼻子酸了。"陈碧莹说:“在石康当老师的第一天,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陈碧莹被送到四村石公中心小学教书,那里的条件更加困难——学校是一个小寺庙。由于寺庙是用泥土捣成的瓦片,在岁月的侵蚀下,它会在阳光明媚时变成一个高温的大火炉,下雨时经常漏水。老师不得不步行20分钟去中心学校吃午饭。吃完后,他匆匆赶回村子上课。

“我在县城旁边长大,刚到学校时,我真的不习惯生活。”陈碧莹说,但是看到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热切渴望,他们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事实上,我母亲曾有机会在一个更好的地方工作,但她放弃了。"陈碧莹的女儿说,她妈妈不愿意放弃白宇镇和她的学生。如果她离开,她妈妈会失去她的幸福,所以她总是坚持去乡村学校。

2012年冬天的一个周末,陈碧莹正在和家人吃饭,突然接到学生潘丽华的电话。潘丽华在电话里问她如何解决几个几何证明问题。陈碧莹放下碗筷,小心翼翼地向电话里解释。半小时后,学生们仍然不明白。她选择把它送到门口。陈碧莹的家离潘丽华的家有30多英里。陈碧莹耐心地解释,直到潘立华完全明白,她才冒着严寒离开。她到家时已经是深夜12点了。

潘立华从小就是一个留守儿童。陈碧莹不仅耐心地辅导她学习,还在生活中照顾她。潘立华说:“陈老师总是照顾我,爱我,给我妈妈的温暖。”

在农村学校,有许多留守儿童。陈碧莹非常爱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帮助他们学习和生活。当这些孩子快乐时,她也快乐。当这些孩子难过时,她总是比孩子们更难过。

“陈老师就像一个档案室,装满了每个孩子的档案。当孩子有学习问题时,她拿出一个学习文件来为孩子解决学习问题。当孩子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她拿出生活档案为孩子解决生活问题。”王继波说,他和陈碧莹一起在石康中心小学工作。

"陈老师,我已经进了一所重点大学!""陈老师,我是一家酒店的厨师!"“陈老师,我也是老师!”......陈碧莹先后在石康中心小学和白云母小学任教,为农村教育点亮了一盏灯,历时21年。光线明亮无边。陈碧莹教的许多孩子已经长大了。他们很担心陈碧莹,首先会和陈碧莹分享好消息。

对陈碧莹来说,不管她教哪个孩子,她都坚持教育应该贯穿每个孩子的一生。她说:“不管孩子们是在学校还是已经毕业,只要孩子们有需要,只要我有一些经验可供参考,我就应该和他们分享和交流,否则我就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

“现在情况好多了。孩子们不仅有更好的教室,也有与时俱进的老师。”陈碧莹说,当老师是她最大的幸福,她应该尽力做一名好老师。她总是督促自己向同事、学生和有经验的人学习。陈碧莹在白银明德小学的同事李富荣说,陈总是很忙,学习先进的教学技术、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最新的心理咨询方法。她花了几乎所有的精力来实现她的教育理想。

(我们的记者李晓东周宏双和我们的记者陈晨)

天津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乐